查看: 197|回复: 0

紫阳街:悠悠长街古韵存

[复制链接]

15

主题

15

帖子

109

积分

初级会员

Rank: 2

积分
109
发表于 2019-7-21 01:09:5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紫阳街:悠悠长街古韵存 - 临海社区 - 紫阳街:悠悠长街古韵存-1.jpg

上:临海古城街景 下:紫阳街奉仙坊

紫阳街:悠悠长街古韵存 - 临海社区 - 紫阳街:悠悠长街古韵存-2.jpg

彭连生文/摄

地理档案

临海为千年台州府城,中国汗青文化名城。前瞻巾山,后枕北固,浙江第三大河流灵江,自西向东横贯全境。汗青文化古迹和风景胜景浩繁。城内紫阳古街是台州府城最繁华的街区,有538间房、16条巷、33条弄,旧有10座明代科举坊,两座宫观坊,是现在国内现存街路最长、街区最完备的一条活的汗青街区。2004年至2007年,古街进行修缮。2012年,荣获“中国汗青文化名街”称号,跻身天下十大中国汗青文化名街。

街巷交叉古府城

临海古城有“六街九坊三十八巷”之称。著名的紫阳街和西门街,原是台州府城中的主商业街,至今还保存着国内最完备的唐宋里坊制格局,以及清代兼具防火功能和美学价值的坊墙。

古城临海成形于唐初。自宋室南迁以后,作为辅郡的台州渐渐繁茂起来,府治设立于此,商贸日兴,街市贩子繁华,街巷格局基本形成。当时临海城的大街头,今称西大街,与紫阳街交叉;当时的小街头,现为东大街,与继光街相交。这几条主街构成古城的商业网络中央。随着发展,十字街口至白塔桥一带成为古城新的繁华地带。解放以后,这里成为台州、临海、城关镇三级当局地点地的主街道。“紫阳街”是按照唐宋里坊制的称呼分段定名的,有街无名,自北向南俗称分别为黄坊桥头、樱珠巷口、十字街口、白塔桥头、牌门周、腊巷口、炭行街、揽秀楼……上世纪四十年代,紫阳街被定名为“中正街”,俗称“老大街”;1950年改称“解放街”;1998年,为纪念中国道教南宗始祖“紫阳真人”张伯端,而改名为紫阳街。

紫阳街号“三里长街”,自南向北分六段,南城兴善门至税务街(水门街)称揽秀楼;税务街至更铺巷称炭行街;更铺巷至清河坊公墙称腊巷口;清河坊至迎仙坊公墙称白塔桥;迎仙坊至奉仙坊称大街头(十字街口);奉仙坊至黄坊桥称五凤坊。这是一条曾经非常辉煌的台州六县商贸中央,现在仍然不时热闹着的临海老城商业街。而坊墙和街路所隔离的各个地段,纵横交错,触伸形成浩繁的宽巷子、窄巷子、直里弄、曲里弄。街双方的房子一样寻常为青砖灰瓦,两层木结构,布局大都为前店堂、后作坊、上住人。街的路面从泥地、沙石地到民国初年在街中央直铺一溜白石板,民国25年(1936),又加宽至三排。整条街宽四至五米,全长1080米,北到龙顾山,南濒灵江,几乎笔直地贯穿整个府城。

坊隔夜火保安宁

走在古街,最吸引眼球的,还是街区的高耸避火坊墙和散落的沧桑古井。光绪十七年(1891),台州知府李鸣梧为了防止一家着火,殃其千家,在大街头、小街头、白塔桥一带,先后拨款建了九堵防火公墙,每堵坊墙高三丈一尺,宽五六丈或三四丈,厚一尺半,拱门高一丈四尺;同时,在大街上构筑济水池。现在行走在紫阳街上,举目可见横跨紫阳街的坊墙,从北到南依次为悟真坊(黄桥坊)、奉仙坊、迎仙坊、清河坊、永靖坊;横跨西大街,从东到西依次为广文坊、顺政坊、迎春坊,原有青云坊、永宁坊、新政坊等,于1981年拆毁。坊墙全部集中在街的北区。

假如说,坊墙是紫阳街的特色地点,那么,水井就是灵气所聚。据1953年调查,府城内有786口可饮用的水井,最早者为唐初所掘,较著名的有28口,以应天上二十八宿之祥。最著名的要数紫阳街上的千佛井和紫阳井。千佛井在紫阳街南端,因井壁砖有阴刻佛像而名,与巾山西麓的千佛塔阴阳互映,又因砌有两个井栏而俗称双眼井,旁还刻立清乾隆五十一年(1786)千佛井碑。紫阳井在紫阳街樱珠巷口,边上为紫阳真人张伯端故宅,后改建为紫阳道观。清代齐召南有诗云:“街名璎珞记台州,州城故宅紫阳楼,楼边父老多能说,曾是仙家几度留。”现在,附近的住民仍常到井边打水、洗衣、洗菜。人们缘井而居,傍坊而聚,井宅相配,井坊相应。

整条长街,东边街有店面263间,17条弄堂,从南到北依次有二井巷、更铺巷、丹桂巷、登瀛巷、诸天巷、德清巷、米筛巷;西边街275间,16条弄巷,从南到北依次有三抚基、十伞巷、税务街、四顾巷、县学前(永安路)、九曲巷、牌门里、大街头、樱珠巷、三大夫等。

前贤往事驻乡里

古街上牌楼林立。在白塔桥,有为明景泰五年(1454)进士、御史周一清立的“进士坊”,为天顺六年(1462)举人张琳、张奎立的“双凤齐鸣”坊。在腊巷东口,有为弘治五年(1492)举人陈垣和正德九年(1514)进士、福建参政陈子直立的“丹桂联枝”坊。在炭行街,有为嘉靖四年(1525)举人王宣、余澐、钱楞、李璘立的“四俊坊”,有为嘉靖十三年(1534)解元、广西思恩知府张志淑立的“解元坊”。在税务街口,有为正德六年(1511)进士、吏部郎中余宽立的“文选坊”。在诸天巷口,有为成化二十三年(1487)进士、佥事蒋顒立的“天开文运”坊,为万历四年(1576)举人蒋承勋、王士琦、秦懋约立的“鸿业初试”坊。在黄坊桥,有为嘉靖十六年(1537)举人蔡宗尧、吴翰、胡子重、邵良翰、应镳、金立敬、包应麟、王怀愚、叶恒嵩、余世英立的“宾荐坊”。为万历十九年(1591)举人王万祚、王立程、钱凤墀、周必超、王熙敬立的“元凯坊”。在五凤坊,有为嘉靖十六年(1537)举人吴执御、彭世焕、王如春、章应科、徐子瑜立的“五凤坊”。

民国三十年(1941),五凤坊被日机炸毁,今存大石柱和倚鼓,旧柱镌“明五凤坊遗址”六个大字,“文革”时又被凿除。在樱珠巷口,有清雍正十一年(1733)立的“敕旨坊”、“紫阳故里坊”等两座紫阳宫石坊,今残存坊柱。紫阳长街上曾高耸10座明代功名大牌楼,后渐圯废,至民国时期长街上还残存明代旧坊三四座,横贯街市贩子之中。黄坊桥、白塔桥二石桥与街相连,至1966年,牌楼、清河庙、白塔桥、白塔均粉碎殆尽,而白塔桥地名仍存。至今街两侧还遗存明“五凤坊”、“丹桂连枝坊”旧坊柱,清紫阳宫牌楼石、圣心医院旧址、方一仁中医药博物馆、人民银行台州支行旧址陈列馆、揽秀楼、台州府民俗博物馆、龙兴寺等,还有革命家王观澜故居和民国人物徐梦蛟、章少山等旧居。

光阴旅痕叶归根

紫阳街,店铺鳞次栉比,商家保持了传统的“前店后坊,前铺后户”的格局。从西头到南端,老街上著名的老店,从最鼎盛期的四五百间,到清末民初的一百多间,创立汗青在百年以上的至今仍有几十家,且家业世传、诚实取信、招牌锃亮、交易繁茂。近代商市则集中白塔桥与大街头一带。

悠游于街区,在五凤坊、大街头、白塔桥、诸天巷口、炭行街、揽秀楼,你走过、途经,也不妨进去转转、探幽访古。散落街上的老字号有方一仁、徐生源、岑震元、颐寿堂、洪昌中、毛永隆药店,罗义记西药店、大吉昌药店、五洲药房、科发西药店和中法大药房等11家药房。同受和茶食店、公生园茶食店、一洞天茶馆、稻香村糕点、王天顺马蹄酥、聚丰园菜馆、太白祥菜馆、醉春堂菜馆、同春园菜馆、冠春园食品店、安乐天饮食店、同康酱园等11家食品店。锦顺、开泰、三合、慈成、大生布店、林达元绸缎布庄等六家布料店。还有明昌南北货、同庆和南北货、蒋申元洋货、蒋中一洋货、王荪泰百货、应裕龙百货、曹允和烟丝、李文宽笔庄、杨茂聚五金店、江泰和油漆店、蔡永利秤店、新申日用百货……这些百大哥字号的店馆庄,至今旧地仍存,但是,大多数已几易主人。

在紫阳街的百年商海竞争中,仍在业务以至一连至今的寥若晨星。在紫阳街的各路贩子,纷纷跨进临海城,开店,做交易。赚了钱者,在此建房扎根,自主流派;亏了本者,寂静拜别,真可谓是几度繁荣,几度衰落……这条街区在千百年的商品交换中,故意偶然地形成了本土的、传统的、汗青的、文化的特色系列。此中最受住民和游客喜欢的还是那些临街的手工作坊、饭店里现做的传统小吃名点,还有摆摊设点的特产,以及挑着厨房担子、走街串巷的那一声声吆喝和敲梆声。货郎挑着担子,闲步在悠长的青石板巷,旁边是被青苔印染上光阴痕迹的木排门,石阶和坊墙上的缝隙间不知摇曳了多少年的金黄色的狗尾巴草,老街上的流派见证了千大哥街的兴衰、哗闹、繁华和沧桑。市肆整齐,酒旗飘拂,氛围里弥漫着静穆而闲适。

街上的原住民大都还在,他们按照老风俗生存着,不紧不慢、淡然怡然。当然,老人是越来越多了。握着烟斗,摇着蒲扇,坐着轮椅,翘着腿脚、端着碗茶。或闭目养神,或弯腰踢脚,或点火烧饭,或哄儿逗女,或守摊看铺,或张长李短。

古街的主人也陆一连续增长了一些新面貌。叶落归根的返乡老人,拖儿带女的他乡人,正悄悄地进驻。从崇和门广场来到紫阳街,就像从喧闹的会场回到平静的乡下。民国时,曾在浙江省立第六中学(今台州中学)任教的朱自清,在他的散文中如许形貌它:“一条二里长的大街”、“和自然一样朴素”。

古街,吸引了四方来客。在古老的白塔桥饭店南侧,有两棵粗壮法国梧桐树,树旁是一家法国风格装修的酒吧。店主是一个法国中年人。在街的南端,千佛井北侧,是临海剪纸传习所、蔡永利秤店……紫阳街尽管店主几易,店面几易,但是传统生存方式和生存习俗没变,这就是紫阳街的魂魄,紫阳街的活力源泉地点。这是一条活了千年的老街,现在仍然活得有滋有味、有品有位,从盛唐期间到清时期留给台州府城的气味,依然触手可及。走在街上,仿佛回到明清时期建街初时的样貌,平整的青石板路,古色古香的店铺牌楼,雕梁画栋的屋顶飞檐。每一根廊柱,每一片屋瓦,每一个飞檐,都成了汗青文化古迹的承载者。韶光的履痕,印在街巷庭坊的墙面上,印在老屋板壁剥落的窗花中,印在石门框的台门里陈旧残缺的雕梁上。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小程序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